1月17日,一场名为《寻金梦》的主题表演在南京海底世界上演,“美人鱼”与海洋生物黄金鲹伴随着音乐一起“舞动”,欢乐闹新春。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继续支薪的学校得到热情的回应,董事会受到赞扬。在许多学校,罢课日教师通常与校务委员会一起,考虑针对教师短缺的创造性解决方案。

Fluvium基金会是不会继续付款的校务委员会之一,主席耶隆·高斯(Jeroen Goes)表示支持罢课者,但发现现在不是罢课的合适时机。“一项集体劳工协议CAO刚刚缔结,我们知道政界可能不会再拨款了。实际上事先已经知道,这次罢课的预期效果不会出现。”

去年年底,荷兰教育界达成了一项新的集体劳动协议,同意所有教学人员的工资提高4.5%。

组织罢课的工会另有说法

工会CNV 教育分会主席Jan de Vries认为,做出不付薪金决定的校方实在遗憾,所有这些参与罢课的老师、教学助理和学校领导人,都感到支持不足,希望有关学校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

工会CNV的Jan de Vries认为,这次罢课是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的。“今天,所有的教学人员都不会为达成更好的集体协议而奋斗,而是为长期的良好解决方案而战;不是为了今天或明天而罢课,而是为了将来更好的教育。”

酒店监控显示,当地时间2月3日凌晨,戴着头套的男子抱著“黄金鼠”,躲在酒店旁店铺的柱子后,留意酒店保安人员的走动。他在瞄准时机后把“黄金鼠”放在了它原來的位置,最后上车离开。

“不再仅仅是薪水了”

不过,一半以上的学校,会向罢课的教师继续付薪水。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受访者说,这次罢课不再涉及加薪的原因。他们主张针对教师短缺的结构性解决方案,包括减少工作量、缩小班级规模和减少行政管理。其中一所学校说:“薪水问题每次都被提及,但目前在我们学校中,这确实是最不重要的。”

据报道,酒店发现“黄金鼠”头后部和背部有刮痕,原本黑字体的“福”字,也被换为红字体,而字体下的金纸造型也遭局部损毀。

看来,在罢课期间并非所有罢课教师都能得到报酬。多数受访者称,这样的结果令人失望,并不感到校方(雇主)的支持。其中一位罢课者说:“支持在哪里?我们不是为自己而罢工,而是为教育这一行业。”

今天和明天,教师们将进行要求对教育的结构性投资和减少教师工作量的罢课,全国各地都有行动。在格罗宁根、鹿特丹和米德尔堡都有教师的游行;鹿特丹的体育场De Kuip和蒂尔堡的体育场Koning Willem II有大型集会。

罢课者:“支持在哪里?”

De Vries认为:“如果学校董事会突然变得犹豫不决,或决定不继续支付薪金,教师罢课的可能性就较小”

还有一种介乎两者之间的形式:有数十所学校说,两天的罢课只付一天的薪金。

这就是为什么他决定不继续支付其学校罢课老师的薪金。高斯说:“大多数的回答是理解,但也有一些学校不理解,我们正在与他们交谈。”

有四分之三的学校,回答了在罢课期间是否应向教师付款的问题。这些学校中约有45%说,如果他们学校的老师罢课,将不予支付薪金,校务委员会扣除部分。但是,这些教师可以向组织活动的工会的罢课基金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