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成都12月25日电 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通过了“中日韩+X”合作早期收获项目清单。包括“中日韩+蒙古国”沙尘暴防治、“中日韩+缅甸、柬埔寨”热带病防控等六项内容。

——“中日韩+蒙古国”沙尘暴防治。三国可探索构建“中日韩+蒙”东北亚沙尘暴防联控合作模式,与蒙古国一道就其东南部草原区(东北亚沙尘暴主要来源地之一)开展联合研究。

这一下引起了我吃瓜群众的好奇心。

其次,进行豆瓣评分,每周至少 5 篇短评,1篇长评,保证账号活跃度,除此之外,还要关注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书籍,目的是尽量伪装自己。

以豆瓣中的养号行为为例。

11 月 24 日,新经典也在其豆瓣官方账号中发帖,表示自己旗下作品《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什么》短评区也涌进了大量注水短评。

最后,公安机关应当加大网络监察力度,掌握网络犯罪的规律、主要特点和发展动向,尽可能通过网络监控等手段预防犯罪行为的发生,并且在网络犯罪发生后及时对犯罪行为予以打击。

当然,如果养号仅仅是粉丝的小打小闹,倒也无可厚非,只不过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据证券时报报道,有人养号,也有人专门养号卖号牟利,甚至在豆瓣还有专门的账号买卖网站。

据新京报报道,“半年抗封”微信号售价 90 元,“半年抗封可支付”微信号售价 130 元;“半年实名可支付”微信号售价 140 元,“半年绑卡实名可支付”微信号售价 240 元。

短评主要分为两类,一种是复制粘贴的,一种是莫名其妙不知所言的。

根据这位编辑的描述,在新书 11 月 11 日后发货后,二三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很不巧的赶上了粉圈年底冲 KPI,两天内多出近 200 条短评,标记记录几乎全是王一博粉圈养号!

——“中日韩+相关国家”低碳城市合作。在中日韩环境部长会机制下,三国轮流举办中日韩低碳城市研讨大会。可探讨将三国低碳城市合作拓展至其他感兴趣的国家,促进整个地区低碳城市建设。

饭圈在豆瓣养号,豆瓣图书圈怒了

最后一步,当然是要给自己的爱豆刷分了。

——“中日韩+东盟相关国家”肿瘤登记工作能力提升。肿瘤登记是对恶性肿瘤流行情况、趋势变化和影响因素进行长期连续系统性监测,是肿瘤防控重要基础性工作。中国国家癌症中心拟于明年举行关于肿瘤登记工作的研讨会、培训班、现场教学等活动,向东盟相关国家分享中日韩在肿瘤登记工作方面的经验。

署名为《记忆记忆》的责任编辑@。在豆瓣上发表了名为《来自一个编辑的心声:王一博的粉圈,请你们离我的书远点!!!》的文章,痛斥自己编辑的新书因为恰好是豆瓣新书推荐的第一个,“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明星饭圈年底养号的基地。

首先,你需要先注册一个新账号,并且头像 ID 不能有粉丝属性,个人信息必须完整,简言之,这一步就是要伪装你自己;

紧接着,文章中被挂的王一博粉丝@夜航船 出面道歉,表示自己号召粉丝们养号的初衷是因为“王一博的作品被大量的打了一星“,于是想要“以毒攻毒”,号召粉丝力量“抵消”黑粉。

11 月 24 日,“图书编辑怒斥粉圈”的事情在豆瓣发酵后,有豆瓣用户贴出了《细数:王一博肖战蔡徐坤朱一龙三小只李现任嘉伦热巴罗云熙等豆瓣养号的粉群们➕欧美圈》的帖子(目前已经被删了),回顾了流量明星粉丝圈的“养号”行为。

正如豆瓣在声明中提到的,魔高一尺道可以高一丈,平台有技术、有人员、有溯源能力、有制定与修改规则的权力,在账号注册时,平台应进行严格落实实名制的要求,采取技术措施,防止恶意注册,从源头遏制养号风气,相信也能制止。

不难发现,这些变现方式,也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比如利用低成本内容获取更多的流量,然后再利用流量优势,要么卖服务,要么卖产品,要么卖广告。

将加大人工审核力度,持续推进“反水军机制”。

他们为了在豆瓣上给王一博即将播出的作品刷好评,号召了一波给别的作品刷水评的“养号”活动。惹怒了豆瓣图书圈。

所以,这也进一步证明了豆瓣账号的“养号”“卖号”早已形成“黑产”。

与此同时,在豆瓣上,趁着这波热度诉苦的同行们也相继出现了。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在《我在豆瓣做水军那些年》一文中得知,养号这种行为是伴随着水军出现的。

——“中日韩+缅甸、柬埔寨”热带病防控。今年11月19日至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上海举办第13届中日韩传染病论坛暨热带病防控研讨会,首次邀请缅甸和柬埔寨的相关专家以观察员身份与会,共商在东盟国家开展传染病防控项目。

昨天晚上,雷锋网编辑逛豆瓣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一个帖子:

最后,该编辑也指出,他并非针对偶像或艺人的个体,也不针对追星女孩的个体,只是按照明星粉圈目前的养号速度,养号者的废料评论会淹没读者真情实意的评论。而豆瓣本身,作为文艺爱好者们交流的重要阵地,养号传统早已有之,而如果纵容下去,此风一起,后患将是无穷的。

雷锋网也询问了一些网络安全从业者,他们给我的回答是,这事不能完全杜绝,毕竟,粉圈生态和水军灰产是没办法一网打尽的,只能慢慢来。

除了短视频平台外,还有微信平台。

而根据豆瓣评分的规则:新注册的豆瓣号初始权重为零,需靠长期写影评、在群组内发言、参加豆瓣组织的活动,来积累权重。当达到有效权重时,所发影评才不会被系统折叠。

其次,从技术方面设置一些敏感机制,例如敏感词的筛选、大量发布相同信息等操作都将触发监管机制,从而进一步判断是否存在违法犯罪行为。

那么,养号一般是如何操作的呢?

尽管新冠疫情源头尚未查清,世卫组织溯源工作也还在进行,但BBC驻中国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在视频开始就先入为主地渲染武汉是新冠疫情的“原点”,“是新冠全球大流行开始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利用搬运视频、文案、粗制滥造的混剪视频养号赚钱的行为对原创作者以及内容都有很大的伤害。

养成一个拥有 10 万粉丝的高仿明星快手账号最快只需 15 天,可以卖到 7000 元。

首先,还是要从源头出发。

不过,当被问及“病毒从哪里来?”时,镜头中的武汉市民回答:“这个病毒是从其他国家来到这里的”、“它来自美国”。

而这样的买卖也并不仅仅只是在豆瓣。

并且,水军批量购买的都是注册时间久的“优质账号”,一个 2015 年至 2016 年注册的豆瓣账号售价达80 元,一个 2017 年至 2018 年注册的豆瓣账号也能卖到 70 元。

当然,人家指认王一博也不是毫无根据,他还列出了 11 月 22 日新增的部分“读过”和短评来源情况,印证了其基本都来自于王一博的粉丝群体。

在粉圈中,养号的步骤一般是这样的:

为了刷阅读量,为了提高粉丝量,微信号甚至公众号账号都是可以买卖的,并且价格都不低。

而翻阅豆瓣推送的榜单书籍也可以发现这些现象,打开书籍评论就可以看到一些类似的短评。

——“中日韩+蒙古国、东盟相关国家”减灾技术能力建设。今年12月16日至17日中日韩合作秘书处联合三国灾害管理部门举办了“东北亚减灾技术能力建设论坛”,邀请中日韩、蒙古国、菲律宾和印尼代表参与,共享三国减灾技术能力建设的经验。(完)

说到底,都是利用信息差赚钱的一些操作。

相信大家还记得,此前,多位大妈宣称自己和“假靳东”谈恋爱的事情,经调查,在这背后是一条成熟的培训、养号、出售或代售短视频账号的产业链。

所以,这一步就是要积累有效权重。

而这一行为也并不只限于王一博粉圈。

那么,如何抵制这些行为呢?

很显然,武汉市民的答案不是沙磊心中的标准答案,于是他阴阳怪气地声称:“一种非凡的全新叙事站稳了脚跟。”

——“中日韩+东盟相关国家”应对海洋塑料垃圾。生态环境部拟于明年举办“中日韩沿海城市共同应对塑料与微塑料污染的海洋生物多样性政策与社区实践”,可考虑邀请东盟相关国家参与。

随后,豆瓣读书也站出来表示自己的态度:

搜索“豆瓣养号”发现,在此事爆发之前,王俊凯、邓伦、肖战等明星粉丝也有“养号”行为,但因为多在小组内圈地自萌,因而未得到大规模的关注和“豆瓣原住民”的反感。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11 月 25 日下午,王一博工作室@YIBO-OFFICIAL 发微博表示,强烈反对“养号刷分”、“评论注水”等扰乱平台社区生态和秩序的行为,并呼吁“尊重每一部作品,尊重每一位创作者,尊重平台社区规则”。

需要注意的是,豆瓣养号也只是揭开了养号黑产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