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坚守手工制作春联

赵闯参加公安工作以后一直在宝丰街派出所工作,2020年是他参加工作的第四个年头。赵闯老家在重庆,27岁的他已经连续两个春节没有回家和家人团聚,平常都是通过微信和家人视频。“今年过年前,在所支部关怀下,提前和所里同事交接了工作,赶回老家,和家人团聚。”

妻子住院三天后老公发病

在工作期间,赵闯和很多患者成了朋友。在工作之余,赵闯通过微信和患者沟通,鼓励他们积极面对疫情,与疫魔抗争。

起初,杨增福印制的春联并不多,自己也是串村卖,后到高唐县的大市场摆摊。由于他的春联纸张质地好,且风吹日晒不易褪色,生意越做越红火,前来订购春联的商贩自动上门,他也由此在自家院搭起了两间小型制作间,搞起了家庭批发。

21日,吴海蓝觉得自己也要不行了,每一次呼吸都感到非常困难。当他独自躺在床上为每一次呼吸努力的时候,非常渴望床头能有一个按铃,在他快不行的时候,按一下会有人来抢救他。正在住院的妻子,也一直想办法帮他联系医院住院,但一直没有下文。吴海蓝很担心下一口气,自己会接不上来了,他请求妻子的主治医生让他回到妻子身边。

春节临近,高唐县姜店镇十里村“春联达人”杨增福的春联印刷间比平时更加忙碌。循着渐渐浓郁的墨香,记者走进他的印刷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印有“春”“福”等字样的春联,被井然有序地挂在架子上晾晒,鲜艳的红纸衬着又黑又亮的字,特别的喜庆。

24年来,杨增福的春联走进了千家万户,祝福也送到了千家万户。尽管目前手工制作春联已不多见,但是杨增福坚持认为,相比机械印制,带有墨香的大红春联更能烘托春节的年味,也更能体现春节贴春联的传统意义。如今,作为全国、省、市、县四级楹联协会会员的杨增福正在物色人选,准备把这项手艺传承下去。

吴小小是武汉音乐学院大四学生。尽管一家人都在武汉,但吴小小一直住校。“一个月都经常见不到人”,张小薇说,1月8号,学校放寒假,吴小小打算回家。

他们曾不愿回忆那段身心反复遭受摧残的日子。现在,一切都成过去,他们已能坦然面对。也有邻居偶尔提醒他们注意防护。“他们叫我还是注意一点,说我们这栋楼有病例,还不知道是哪一户。我不能告诉他们,就是我们,那样他们会更害怕。” 张小薇说。

看着妻子痛苦的样子,吴海蓝让朋友帮忙联系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就在他们等待挂号的时候,张小薇已经站不稳了。“我赶紧找了一个轮椅过来,直接办了住院。当时也没有床位了,临时加了一个床位在过道里面。”吴海蓝说,当天医院就要求张小薇验血、照肺部CT。

现在,每天睡到自然醒后,张小薇就躺在床上想做点什么好吃的。在医院躺了24天的她,2月6日出院,心情大好,身体恢复得很快,胃口也非常好。老公吴海蓝一直没住进医院,情况一度比她更为凶险,现在也早已解除隔离。

大年初一,上高速公路的时候,当地开展疫情防范的工作人员拦下了赵闯,按照当地要求,他需要留院观察,观察时间是14天。观察期间,他每天都和所支部联系,了解所里的工作,请求派出所协调,以便他能早日返回武汉,投入抗击疫情的战斗中。

其实,头像和签名都是好几年前的。

一周过去了,赵闯身体没有异常,在派出所的支持下,他多次和当地卫生部门联系,并在卫生部门的帮助下,到医院做了筛查检查。

主动承担更多的转运工作

医生想了一个办法。给张小薇开了氧疗的治疗,“本来我是在隔离期,不能让家属进来的。他看到我那个样子就让我进来的,他说反正都这样了救一个是救,救两个也是救。”吴海蓝说,当天晚上,他就躺在妻子旁边的病床上,原以为熬不过那个晚上,却等来了天亮。而且他的症状明显减轻了一些,过了几个小时,烧也退了。

“春联制作中最关键的工序除了制版,就是印刷。春联印得好不好,全靠印刷人的手法是否干净、利落,这是体力活,更是技术活。我刮得墨均匀而且薄,制作起来省时省力……”印制台前,68岁的杨增福将一张大红纸放到模版下,随后根据模版的字样仔细上墨,一张印有大大“福”字的春联很快制作完成。

在宝丰所,所支部领导和民警都参与转运发热病人的工作,在赵闯开展转运工作前,所支部安排有转运经验的民警手把手教他穿防护服,戴护目镜、手套、鞋套,事后为转运车辆和自己消毒。每次出发前,所其他民警都会在他的防护服背面写上“赵闯加油”,以此鼓励。

1月31日到2月3日,赵闯和同事连续4天参与了转送病人的工作,送治患者50余人,转送病人最多是2月1日那天,送了18人次,患者年龄普遍偏大,行动不方便,每次都到患者家里去接,有时步行上下楼,有时帮患者拿行李,扶他们下楼。

不久之前,他们一度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把女儿托付给了舅舅照顾。现在,只等隔离期结束,她们一家三口就能团圆。

“我会不会死啊?”此前一直鼓励妻子的吴海蓝,先失去了信心。那一刻,他们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非常绝望。

1月11日,张小薇感到头疼,没有在意。第二天情况更严重,她想着忍忍或许就过去了。第三天,实在忍受不了,就到楼下的卫生院去打了一针。

回到所里,老民警告诉他,第一次转运患者,心理压力还是很大的,但是不要有心理负担,重视防护,做好自己和患者的安全防护措施,事后消毒,就没什么问题了。

喜欢唱歌的张小薇参加了一个有60多人的业余合唱团,团员绝大多数都是喜欢唱歌的退休老人。每周二和周五下午,他们请老师来上课,年底会举行隆重的演出活动,自娱自乐。

工作时间长了,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眼睛里流,又没办法擦拭,只能忍着疼,靠眨眼来缓解。他就是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分局宝丰所民警赵闯。

看到昔日在马拉松赛场上健步如飞的老公,几天时间就奄奄一息,张小薇心急如焚。120、12345、110……能想到的渠道都想过了,能求助的朋友都找过了,所有的医院都住不进去。

两人从“鬼门关”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张小薇目前还在隔离期,他们的日常生活还隔着两层口罩。他们非常清楚,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已过去了。做美食、唱歌、在客厅打羽毛球……他们宅在家里,把生活过得丰富而阳光,和其他不敢下楼的邻居相比,他们的生活显得很“高调”。

在隔离观察的时候,赵闯就写好了请战书。回到派出所,他第一时间向所支部递交了自己的请战书。

1月30日,检查结果显示身体正常,当地抗击疫情防控部门同意赵闯离开。1月31日晚上,经过9个多小时的长途奔波,赵闯回到了派出所。

“我老婆住进医院一个小时之后,CT结果就出来了。医生悄悄和我说,肺部严重感染,需要隔离,叫我们家属就不要来了。”吴海蓝从医生的神情中看出了严重性,他怕妻子接受不了,就瞒下了,没有告诉她。

杨增福笑着说,别小看一副春联,内容代表着国家的繁荣昌盛,百姓的幸福生活和节日的美好寓意。屈指数来,不知不觉已经干了24年。

1月4日和5日,又是年终演出的时间。这是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60人的合唱团,在武汉黄陂区的一个山庄里,度过了欢乐的两天一夜。彼时,他们并不知道武汉已经出现了一种传染性非常强的病毒,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谁是第一个被病毒感染的人。

□孙亚飞 报道 杨增福(右)向记者展示刚刚印好的“福”字。▲

低调出院后的“高调”生活

被死神纠缠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吴海蓝赶紧带她来到附近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已经有大量排队等候看病的患者。医务人员告诉她们,如果要在这里排队看病,估计要等四五个小时。

从山庄参加完演出回来的张小薇,在起初的几天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想着做什么好吃的招待即将回家的女儿吴小小。

疫情暴发后第一时间赶回武汉

这一天是1月16日,有关传染病的消息已经在武汉渐渐流传开来。吴海蓝依然怀有侥幸心理,因为他的症状和妻子完全不一样,他没有头痛欲裂,仅是发烧。16日,39°!买药吃!17日,39.5°,高烧不退。

□ 本报记者 孙亚飞 李 梦

她和老公身体逐渐恢复,也重拾生活信心。

经历过第一次的转运工作和所民警的叮嘱,赵闯心理压力逐步缓解,现在送患者的时候,还会和他们简单交流,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

原本想和女儿多说说话,可这个“长得好看的小懒虫”每天为找工作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说起与春联的不解之缘,杨增福说,刚开始他是从刷红纸开始的。后来,镀金对联流行后,他又开始刷黄磅纸,生意最好时曾在济南西市场占领过一席之地。干了大约七八年,他又对印制春联产生了兴趣。经过反复研究,凭借自己多年刷纸的经验,杨增福仅用了4个月时间便成功印制了首副春联。

此时,疫情在武汉迅速蔓延。从得知妻子患上传染病,吴海蓝开始对自己和女儿的身体状况保持高度警惕。但一切都晚了,就在妻子住院三天后,也即知道自己要被隔离的那天起,吴海蓝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了。

得知武汉暴发疫情,他立刻从老家赶回,并在隔离观察期间写下请战书,请求奔赴一线工作。1月31日到2月3日,他和同事连续4天参与了转送病人的工作,送治患者50余人,最多的一天,送了18人次。

2月8日,赵闯和社区工作人员接送患者时,一位患者因为担心医疗条件不够好,不愿去治疗。赵闯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劝说患者,患者犹豫不决。赵闯主动找患者要到手机号,加了微信,答应患者有空就会联系他、鼓励他,并表示等他出院,一定开车去接他。当天晚上,赵闯和他联系,询问了医疗环境,患者表示满意,并再三感谢他。

“医生告诉我,应该就是外面说的那个病。一下给我开了5瓶药水给我打吊针。”吴海蓝说,等那些药水打完了,他的病情已经很重了。

目前,全市2万民警、3万辅警都在坚守岗位,同疫情顽强斗争,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武汉加油!

平常看新闻,总觉得患者离自己很远,没有太多切身感受,但是第一次和患者近距离接触时,还是感到很大的压力。2月1日是他第一次转运病人,之前从来没有跟患者直接接触。当他看到有的患者走路都走不稳、不停地咳嗽时,才真正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一路上都十分小心。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晚上,第二天,1月19日上午,吴海蓝又去医院挂了一个门诊。医生开了两次打针的药水。早上打完针后,他已经感觉呼吸困难,等到打第二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以后,输液室全都是在等候打针的人,他感觉呼吸更困难。

1月22日,医院给他们两夫妻做了核酸检测,吴海蓝病情非常严重,但显示为阴性,张小薇症状较轻,显示为阳性。张小薇的阳性结果,在意料之中。阴性则给了吴海蓝莫大的安慰,他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那罐氧气已经把自己给治好了。”

张小薇觉得自己得了重感冒,按照原来的经验,买点药吃就过去了。这一次,她打完针之后,头痛更为厉害。

“排队的时候实在站不稳了,医生也看我情况不对,赶紧扶我到一个角落休息。几分钟后好像又缓过来了。但医生给我看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吴海蓝说,虽然那时还没有核酸检验,但CT显示他双肺严重感染。

工作之余通过微信鼓励患者

23日,缓过气来的吴海蓝回到家中,感受到死亡气息的他,知道患上这个病的凶险,此时妻子还躺在医院。他赶紧将女儿托付给孩子的舅舅照顾,并对孩子隐瞒了这一切。吴海蓝庆幸女儿每天早出晚归,庆幸女儿没有陪他们吃一顿饭,也庆幸女儿没来得及陪他们说话。

张小薇从出院到现在,没有更新过微信朋友圈,里面没有任何有关自己患上新冠肺炎的信息。她的微信封面图是一个在阳光中起舞的女孩,配文“心若向阳,无畏悲伤”。头像下一行签名:“愿你走过人间坎坷岁月,仍能心无尘埃,温良慈悲。”

不知情的张小薇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住院照片,感慨流感病毒之厉害,让她“实在是顶不住了” 。

特朗普此前赞扬美国政府卫生部门和新冠病毒工作小组,称他们日以继夜地为防治新冠病毒疫情工作。他提及,继续留意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官网以获取消息更新,并遵循所有可用的指导建议。

一切看似如常。高密度聚集性活动,合唱时的大量飞沫,恰恰是这种病毒传播的最好条件。噩梦就此开始。事后张小薇得知,合唱团里面共有十多位团友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有3位已去世,1位下落不明。“联系不上的,估计也没有了,其他有的还在住院,有的也已经出院了。”

“18号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必须要去医院了。但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就在家里躺下休息,然后打车去医院。”吴海蓝说,在医院排队的人非常多,他挂了一个急诊,一直等到下午5点。

可网上的消息让他有点乱,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会不会再度恶化。大年初一早上,他在网上看到一位医护人员去世的消息,这是他知道的第一个去世的医护人员,还是他和妻子的朋友。

伤心和担忧让他的病情雪上加霜。

噩梦始于业余合唱团汇演

年三十,在和家人欢聚的时刻,他通过新闻,看到了武汉暴发疫情,立即和所内联系。火车、飞机都到不了武汉,在确认开车可以回武汉的信息后,赵闯和家人告别。看着家人依依不舍,赵闯也有些不舍,但他没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不想让家人担心。”

吴海蓝和张小薇是一对70后夫妇,有一个正在上大四的女儿。音乐,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共同爱好。吴海蓝是职业音乐人,张小薇则喜欢唱歌和朗诵。夫妻俩平常在家,也会一起唱歌,吴海蓝喜欢用吉他伴奏。

工作时间长了,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眼睛里流,又没办法擦拭,只能忍着疼,靠眨眼来缓解。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4点,赵闯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派出所,但是为了所内环境健康,他坚持洗完热水澡,做好个人消毒防范工作后,才回寝室休息。第三天早上8点30分,他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直保持锻炼的吴海蓝对身体非常自信,却对这个疾病缺乏认识。1月17日他参加了一场演出。1月18日回办公室上班,但戴上了口罩。高烧让他精神非常不好,中午1点他就回家了,此后状况迅速恶化,让他始料不及。

杨增福腊月十六停工,正月十六开工,年头忙到年尾,全年生产,年产春联10万副,“春”“福”字10多万张。另外,还有车联、门心联等,产多少,销多少,供不应求。

本报通讯员 赵永斌 王树平

因为身体非常虚弱,为了节省体力,吴海蓝想到了一个办法,从医院开药之后到楼下不远的卫生院打针。他说,当时感染肺炎的人数和他病情的恶化一样,迅速增加。“我18号第一次到医院的时候,虽然门诊很多人,但输液室人不多,开了药马上就打针了,隔了一天,医院和卫生院突然就要排很久的队。”

吴海蓝和张小薇夫妇,互相搀扶着走出了疫情阴霾。

疫情期间,所里案件较少,工作重心都在和社区一起开展疫情防控宣传、帮助社区消毒、为居民群众服务以及协助转运发热病人前往就医。

尽管缓了过来,吴海蓝的身体依然极度虚弱。“得了这个病非常奇怪,嘴里会特别的咸。吃什么都觉得咸得张不开嘴,张开了又难以下咽的那种。”吴海蓝说,当时强迫自己喝粥、吃水果、吃巧克力保证基本能量需求。

20日,早上八点,他下楼去卫生院打针,人太多。他觉得体力不支,上楼休息了两个小时,还是很多人,他坚持挺过去了。这一天,吴海蓝得知,一个朋友因为得了这个病在两天前去世。

此后,吴海蓝每天和妻子保持沟通,同时找各种理由搪塞不去看她。“因为没去看她,她很生气,两三天后就瞒不住了,知道自己要被隔离。”吴海蓝说,虽然妻子被隔离,实际上还是住在神经内科的双人病房,但只住了她一个人。

在派出所里,赵闯怀着对公安工作的热爱之情和作为一名公安民警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他以所为家,主动向支部提出承担更多的转运工作。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称,特朗普在讲话中预计将宣布多项应对新冠疫情的纾困措施,包括给那些拿时薪、但因隔离或照顾病人不能工作的工人以带薪病假,允许中小企业和个人延迟3个月报税等。

头痛入院以为是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