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闹腾 妈苦恼 皆被“宅”所困

“我现在已经开始看《肖申克的救赎》了。”

可是一次和孩子的视频,让杨青夫妇哭笑不得。

“这次的疫情出现,一方面加剧了人们的心理压力,另一方面孩子不能保证之前较为规律的户外活动时间,精力散不出去。我这几天终于明白为什么教育部要在疫情期间开通心理热线了,由于不能出去溜娃,娃就在家里穷闹腾,我都想打电话求助了。”梁琪无奈地说。

杨青则直接选择放弃。“孩子上的英语班每天都留背诵课本的视频作业,相当于这段时间完全是家长在教孩子英语,那我们报这个培训班还有什么意义呢?”因为孩子不在身边,杨青决定不交作业。她观察发现,这几天班里完成作业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如今虽然身在家中,但梁琪忙碌的工作已经开始了,写材料、视频会一样都没有少。“这段时间,不论是对于孩子还是对于家长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如何把自己和孩子的生活都进行一个规律的安排,也是我现在的一个难题。”

此前3月12日,百度健康成立,公司注册资本达3000万元,同样由李宁任法定代表人。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化妆品、卫生用品、消毒用品;健康咨询;零售药品;销售第三类医疗器械等。短短半个月就成立两家医疗相关新公司,百度发力互联网医疗的野心不可谓不明显。

来自北京的梁琪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妈。这个春节,连续看了十几天孩子的她,感觉自己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

由于已经开始“复工”,杨青夫妇让5岁的孩子在奶奶家“居家隔离”——所有的家人都曾外出上班、开会、值班,只有奶奶是“最安全”的,孩子也就交给奶奶看管。

“虽然是两个孩子,但是因为想出去玩却不敢带出去,每天看电视玩手机时间都超标。我们想出了各种游戏,比如全家K歌、跟电视下棋、摆出各种玩具套圈、保龄球、踩高跷、跳绳,让他们发泄精力,还每天给他们上课、出题、画画。”王晓静说,“我深刻体会到了‘三班倒’工作者的辛苦。”

如今,不少家长发现,孩子在家里成了“网瘾儿童”。

一时间,有些父母感到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一老一小这么多天在一起,两个人一定都很疲惫和辛苦。我们能很明显地看出来,和以前相比,孩子的情绪更暴躁了,动不动就跟奶奶生气吵架。我们只能通过视频开导他们,但是包括姥姥姥爷在内,谁也不敢和她们见面,现在我只希望这段时间能快点过去。”杨青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家长均为化名)

“我们报的课外班都改成了线上授课,家长要耗费很多时间去下载课件、与老师沟通、帮助孩子完成作业。”梁琪的公司2月3日开始线上办公,面对遥遥无期的幼儿园开学时间,她一方面要处理工作,一方面要帮助孩子完成课外班的网络作业,还要时不时地给处于幼小衔接的孩子安排一些小功课。

“跟孩子聊了两句以后,她就开始唱歌,我们一听,唱的居然都是‘抖音神曲’!”长期以来,杨青一直严格控制孩子玩手机、看电视的时间,更不会让孩子“刷抖音”,一想到孩子现在一定总玩手机,杨青感到又生气又无奈。

在上个月的财报内部信中,百度CEO李彦宏指出,百度健康“问医生”单日咨询量超过85万,体现出了在线问诊服务在疫情之下的高度需求。

天眼查股权结构显示,新成立的公司由百度健康的运营主体百度健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为百度运营主体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王晓静表示:“我担心的是,等到我们都上班了,肯定避免不了接触外人,回家以后会不会给孩子们带来风险?另外,两个孩子如果只靠老人估计是看不住的。”

近日,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学生在家不外出、不聚会、不举办和参加集中性活动。各培训机构也按要求取消各类线下课程。通过网络课堂学习,成为宅在家孩子们的主要学习方式。

另外,李彦宏还表示,疫情之后经济重回增长是一个长期课题,而大量新的机会也在孕育之中。健康安全、智慧服务等应用场景,也会成为百度施展身手的新战场。

这个消息在北京家长们的朋友圈里刷了屏,不少家长终于放下心,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复工”后孩子的看管问题了。然而,面对未来,家长们的担忧还有很多。

梁琪是一名律师,平常工作很忙,只有晚上和周末才有时间陪孩子。风风火火的她,朋友圈中大多是工作日常,很少有生活上的牢骚。而如今,她的朋友圈里却出现了“超实用的11个衣服收纳技巧”和抖音上流传的打发时间的小手工。

事实上,近期疫情蔓延,出门就医困难,越来越多的用户养成线上就医的习惯,互联网医疗正迎来新一轮爆发。从这一角度来看,百度加码互联网医疗其实也是情理之中。

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为李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健康体检;健康咨询、医疗咨询、医院管理及咨询;保健服务、医疗服务、康复养老服务;远程会诊;互联网零售;医疗器械、健身器材的销售及租赁等。

值得关注的是,银川百度健康互联网医院有限公司是百度近一个月来成立的第二家与医疗相关的公司。

梁琪的爱人是北京一所三甲医院的医生,受疫情影响不能离京,梁琪一家三口只好留在北京过年。“我把父母从东北接过来,原计划去郊区转转、参加冰雪节、采摘草莓,现在所有的活动都取消了。如今一家老小都只能呆在家里。”

不久前,北京市教委发布《关于因防控疫情推迟开学企业职工看护未成年子女期间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通知明确:每户家庭可有一名职工在家看护未成年子女,视为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情形,其间的工资待遇由职工所属企业按出勤照发。

和杨青比起来,家有四个大人、两个小孩的王晓静,日子虽然热闹很多,但是孩子们仍然免不了陷入各种屏幕中。

“总之,不要失去对未来的希望吧。”梁琪说。